[漳州水仙花网][返回首页][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水仙花开(散文)
邻居是一位姓欧阳的广东老太,其实欧阳老太并不姓欧阳,欧阳是的老公的姓,而她老公在她五十岁的时候去世了。欧阳老太没有子女,晚年唯一的生活乐趣就是养花。她给花浇水,施肥,剪枝,换盆,忙得不亦乐乎,如醉如痴。 有一年冬天,欧阳老太送给我几个水仙头,我把它养在盆里,铺上几块雨花石。过了些百子,球茎下面生出许多细嫩玉白的根芽来。我天天给水仙换水、晒太阳,水仙倒是长得挺高,可就是没有结出花骨朵,根部也慢慢烂掉了。我去找欧阳老太,她告诉我水仙头是要用刀削刻的。我很惊讶,我相信植物与人一样是有感觉的,怎么能用刀削呢? 第二年冬天,当水仙头又长出根芽时,欧阳老太一刀一刀削给我看,再手把手地教我。到了春节前后,那盆水仙真的开出许多白色的、黄色的,单瓣的、重瓣的花朵,将节日点缀得分机勃勃。这以后每年春节前,欧阳老太都要送来一盆已养至含苞待放的水仙。有一年我生病住院,欧阳老太托人捎给我一盆她精心培育的水仙,几株水仙相互缠绕在一起,高低错落,而且开出黄、白两种颜色的花,简直是件根雕作品。我把水仙放在床头,满屋里都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幽香,我的病也似乎好多了。那以后我迷上了水仙,只可惜水仙的花期太短,如果一年四季都能看到水仙花开就好了。 有次欧阳老太家来了一位画家朋友,尤其擅长画水仙。我把我的想法说了,他说这很容易,马上铺上白白信纸,浓浓淡淡的水墨点染上去,接着勾勒几道宛转有致的花干,再以黄、白两种颜色随意点染几笔,便怒放出几朵水仙花,还有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我把它挂在卧室里,这样就终日可以和水仙相伴了。 欧阳老太的生日是在阴历十五,花开花落她又高寿一岁。每次我都要写了条幅送她:“愿世间水仙花常开,愿欧阳老太人长寿。”她看了总是笑眯眯的。有时觉得欧阳老太真的有几分陶渊明式的恬淡和逍遥,我甚至想,将来有一天“人老珠黄”,也要像欧阳老太那样静心养老,度过残年,终于有一天,人们发现欧阳老太死了,是在睡梦中悄悄去的,很安详,她的身边还摆着一盆含苞待放的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