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水仙花网][返回首页][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水仙花开了(散文)

  水仙花开了        姚中利

 今年家中的水仙花仿佛有了灵性,猜透了我们的心思。农历腊月二十三都过了,花簇都还慢吞吞的,一点儿没有要绽开的迹象,可到了三十这天,一下开出好些朵花来,颇有点儿给我们一个意外惊喜的意思。正月初一初二,花开的更多了,多得都有些让人担心,让人过意不去。如此热情地开,仿佛是要弥补往几年春节时,水仙总也开得不成个样子的缺憾,可一下开出这么多,虽然好看,也增加了节日的喜庆气氛,但会不会过快地耗尽自家的精气?一眨眼,繁花就变成满地凋零,让人平添一段伤感。

  我一直相信,花朵是花卉的魂魄,一株花卉,为了让别人感动于她的魂魄,她会不顾一切,耗尽自己全部力气,也要开出自己的美丽花朵来。水仙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泥土里默默地生长几个月,拼命地吸取养分充实自己,为的是什么呢?为的是开花的一刻。很有点儿像一位出身贫苦而志向远大的少年,为了实现自己的美丽理想,甘愿忍受任何艰难困苦的奋斗着。花的茎球长成了,但很是不起眼,甚至于有些寒碜丑陋,我相信,这时她的心,一定是自卑而又自傲的。你们仍然看不起我,但我的美丽很快就会让你们感到惭愧。果然,在一盆清水里呆了几天,球茎苏醒了,冒出乳白中带着鹅黄的嫩芽。天真的孩子看见了,会发出一声欢快的惊叫:妈妈,水仙长芽了。又过了几天,白黄的嫩芽慢慢变绿,是一种很纯净、带着几分娇羞的嫩绿,这时,大人们一有空,就会很仔细端详她一会儿,像面对一位就要出嫁的女孩。花蕾长出来了,大人孩子都很兴奋,水仙成了家里最有趣、最温馨的话题,并且,一切围绕水仙的唠叨和啰嗦,都是可以接受的。一个清晨,也许是在幽暗的夜里,第一朵花开了,也不知是谁先发现的,大家都停下手中的事,不顾自己的衣冠不整,围过来欣赏初绽的花朵,就像初产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婴儿。水仙心里笑了,宽容地笑了,她不再计较人们曾经的冷漠。于是,她更加热情地开放,还吐露出醉人的芬芳,一点儿也不惜疼自己。

  花开繁了,看得出她竭尽了全部力气,袅袅娜娜的姿态显露着成熟的风情,但分明也露出了几分疲惫,是无法挥去的疲惫。已经可以想象到她的憔悴,红颜老去的憔悴。一丝黯然袭上心头,用不了太多的时日,她就会变成一蓬衰草,她的一缕香魂将归依何处?南北万里,她还能找到来时的路,回到那个名叫漳州的美丽家园吗?我想会的。山重水复何曾阻断过游子的归乡路呢。

  香魂归故里,一个新的生命轮回就会开始,明年此时,你又会来陪伴我们。心中有了这种寄托,悲悲喜喜也就平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