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水仙花网][返回首页][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水仙花(散文诗)

水仙花(散文诗)

作者:詹尧辉 

这确实是一个贫寒的季节,绿色悄然谢幕。视野所及的一切都在渐变荒芜,面对天地间仅剩的黑白两色,追忆那如水东逝的柳绿花红,你无法不生出几分叹息:

季节太老,日子太瘦,春天太远。

这个冬天,寡淡得近乎有些无聊。

“要不种一盆水仙试试吧?”朋友怜爱地望着我,递过几个小小的水仙花球。“给一瓢清水,一把阳光,它或许可以为你将春天提前唤来”。

真的吗?望着这些黑不溜秋的东西,我将信将疑。

但我最终还是决定试试,能够在冬天开放的花儿确实不多,种一盆水仙,就当是播种一个希望吧。

寻一个浅浅的盆子,拾几片薄薄的青石。把花盆轻轻地在一个向阳的窗口放下,我就这样把春天种下了。

以后的几天里,我不时去探望它。但令我失望的是,水仙花球,依然稳稳当当地坐在青石的中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沉默地望着它,心里充满了困惑。
    天气渐转寒冷,阳光日渐稀薄,我已不再心存希望,加之工作也忙,后来干脆将它搬到外室的阳台上,一连多日没有理会它了。直到有一天朋友在电话里提起它时,我才想起来,心情顿时生出了一丝不安。

但令我没有想象到的是,我眼中的水仙花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它粗壮的花球上已经冒出了许多嫩白的根须儿,整整齐齐,细细密密地伸进石头深处;它的顶部,也长出了许多嫩绿的叶子,窄长窄长的,形似孩子吐出的舌头,在可爱地舔食着阳光呢。

微风吹过,叶子朝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微笑起来,因为我知道,水仙花,它其实并不在意我曾经的冷漠。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水仙一天比一天长得热闹,长得迅速,鲜嫩的绿条一根接一根地从水面出发,逆着光线前进的方向,一点点地挺近太阳的高度。

再接着,一朵又一朵的花苞在绿条的顶端呈现出来了,终于在春节爆竹阵阵的脆响里,演变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花事。初开的水仙花,花儿并不大,但花片雪白,盏儿金黄,玉质冰肌,香气芳远,一派超尘脱俗的水中仙子模样。在经历一冬痛苦的煎熬之后,水仙花终于击退了无边萧杀,将意志化为沁香绽满枝头。

邻居家的孩子们听说我家的水仙花开了,都纷纷跑到我的斗室来观赏,他们看了又看,问了又问,叽叽喳喳,指指点点,往来不厌。水仙花似乎也懂得了孩子的心思,愈发的开得妖艳、旺盛起来,房间里郁积多日的沉闷被这绵绝不断的花香笑语一扫而光,春天仿佛又回到了心灵。

呵, 水仙花,这个季节里有你,我不会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