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水仙花网][返回首页][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散文:水仙依旧

散文:水仙依旧

文 / 戎马小子

冬日,闲逛花市。蓦然见水仙花开,生动流转,出挑抢眼,不由得想起了在闽西当兵的日子。
一进腊月,大家便开始生水仙。先将水仙的球茎雕好切口,然后把鳞茎半浸水中,洋葱头样的水仙仿佛刚出生的娃儿,每天都在变样。叶子一天天的风生水起,青翠欲滴。心情也随着水仙的亭亭玉立而愉悦着。不出半月便出落的活色生香,清秀而挺拔,一钵钵水仙宛如白衣绿裙的凌波仙子,让人不由得细细端详。
根如银丝盘结,又白又嫩,纤尘不染;
叶如水葱碧绿,蟹爪舒展,莹莹欲滴;
花如金盏银台,清秀洁白,天香馥郁。
水仙一青二白,所求不多。一盏盈盈净水,一捧珠玑石子,拥着清丽雅致,格外温婉绰约。心香六瓣,静静的透着秀逸、恬淡,整个人便沉浸在这淡淡的花香里了。
一缕悠闲,在水仙花的风华典雅中渐渐飘逸;
一丝遐想,在巴掌大的一泓清水里柔柔荡漾。
水仙原产地中海沿岸。一千多年前的唐朝移居中国福建浙江沿海一带,后来成为中国传统名花之一。往事越千年。一千多年的岁月沧桑,多少帝王将相化为粪土,而柔弱的水仙依旧以它玉骨冰心给人以美好和心香。
有水仙的冬季,就有了春天的心情。
北风凌厉。不由想起南国:武夷杜鹃,漳州水仙。青山妩媚,绿水妖娆,往事历久而弥新。
于是,捉笔装模作样弄一回风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