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水仙花网][返回首页][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怒放的水仙(散文)

怒放的水仙(散文) 

文 / 飘无凭

  水仙不宜怒放。
水仙置于盆中,低眉能见自己的孤影——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清幽的淡香不时掠过我的眼前,轻歌曼舞,就像天堂里飘来的一首灵歌——渐行渐远,更远更行。
而如今,水仙却独自怒放。
房子里太过燥热了,水仙被置于此,仿佛居住在沙漠之巅。更多的花朵因为难忍的燥热只得怒放。我用冷水拼命地在每朵花的脸上淋着。每次这么做,我都听见你们细碎的轻笑,昂着头,欢欣地竞相接受着通过我指尖流去的雨露和爱怜,如此热烈的。
啊,繁华已然似这般,可明天呢?明天会怎样?我的心情仿佛曾经看到一条濒死的盲鱼在水底挣扎时的那般忧虑——因为我无能为力。
是聚总要散,花开总会落。我想起花败的惨淡呀,徒伤悲。
远离城市有一片静谧的洋槐树林,生长在轻软温柔的沙地上。夏日,每过轻风,高挑袅娜的洋槐叶片就在林梢欢唱,一旁的清流泛着微波,水中的鱼儿想要飞翔。
黄昏,我只感到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温暖的感觉,天边的云朵变成了艳红的杜鹃开满整个世界——向西,浑圆如血的夕阳浅笑,让我心悸!回头,身后是惊呆了的同伴。穿过溪水,穿过树林,我是和时间赛跑的人。
当我们举着相机气喘吁吁地再次来到你的面前,你的最后一抹余辉也一跃消逝而去(其实秒针还没有走完第一圈),只留下淡粉色的浮云去追逐你的幻影——无论被震撼的我们如何不舍地在心中挽回,你还是断然的离去。
徒劳!
美丽伤了我的心——原来它从来短暂易逝无痕迹!
从此更易伤感。害怕所有绚烂的东西,看到繁华就想到调蔽,看到喧闹就想到衰落,看到狂飙就想到跌落,看到欢乐就想到悲伤……
如今看到你的怒放,我就想到调残,嫩白精致的花辨尽失颜色,俏昂的花茎就似被折断的脖子,葱绿挺秀的青叶倒伏塌陷在水中,或是弯下腰来,干瘪的根茎无力的咧开去,焦黄的边缘诉说着它的死去——再不见了曾经的高洁与荣耀,仿佛一生矜持孤傲的人儿突然毙倒于肮脏街道里的污水井旁——枉有一世的尊严。
而我还在拼命地为你淋水,以期延长你终会逝去的美丽,那让人心痛的美丽啊,你这悲壮而宿命的正怒放的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