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水仙花网][返回首页][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缅怀水仙(散文)
缅怀水仙(散文) 

文 / 江南先生

  一盆水仙,在主人的桌上,悄无声息地度过了她的一生。她死时平静、安然而详和。要不是主人出于好奇,轻摸她的躯体,还不知道她已死去多时,那摊开的躯体仿佛经受了一场痛苦的煎熬与挣扎,但死神还是没有放过水仙──一生无有所求的自然之魂。
主人之所以爱水仙,不是她肥腴、纤长的叶子,不是她婀娜美妙的身姿,不是那几朵发出淡淡幽香的不起眼的小花而是她淡泊的心胸,无欲的品性与坚强的个性。冬天万物萧条,白雪盈阡之际,水仙却一如冬梅吐青泛绿,一派生机。面对严寒,她一无所惧,依然执着地生长着。在主人的阳台上,在充满爱意的呵护中她觉得幸福,这种幸福是任何物质所无法给予的,也只有在一杯清水、几缕阳光、一阵微风、几许目光中她才能感受到春天般一样的心情。冬天,尽管冷水刺骨,而柔弱娇嫩的水仙用极细微的情感去吸收水中的营养成份,她似乎在洗冷水浴,也只有在刺骨的冷水中才能显示她顽强的意志,她看似娇弱,实则胜过任何人,包括她的主人。
但有感知水仙的无畏品质呢?她那淡泊的心胸,是那些生为人的动物都无法企及的。一盆清水、几粒石子、几缕阳光、便可以拥抱整个世界,尽管窗外的小鸟不为她歌唱,明媚的春天不为她写诗,她依然十分自信地活着。依然用全部的热情拥抱生活。她见过灯下主人的沉思,见过主人的女儿玩着游戏,见过大雪纷飞,见过枯枝折断的痛楚,依然用生命的绿色点缀冬天,给寒冷的居室增添一份温馨。
主人常常在写作之余,凝眸水仙,他想和水仙交谈什么,但他终究还是以沉默的方式与水仙进行了心灵的交谈。面对无欲无求的水仙,他似乎无法表达对她的热爱。在这寒冷的冬天,在这冷冷的冬夜,唯一让他感知生命流动的溪水是水仙那鲜活的促人奋进给人热情的绿。而水仙,似乎能感受主人内心的骚动,依然静静地传递着一种关怀、一种爱。她知道这短暂的一生很难让主人保持一种平和的心境,更多的时候,她以自己的热情感激主人那颗仁慈、宽厚的心。
每每想起自己人老珠黄,她都想掉泪。尤其在她开了几朵洁白的淡雅的小花之后,她知道生命的大限已为期不远。象所有爱美的女人一样她开始注意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变化,一根白发、一尾皱纹、一点色斑……的出现都会让她暗然神伤,欲哭无泪。她躯体已不再挺拔,肤色开始变黄,花瓣开始凋谢,衰老象西下的夕阳挡也挡不住,就这样任衰老蹂躎,让死神靠近。她很怕主人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她,然而主人并不在意她的衰老,依然给她浇水,依然和她沉默地交谈。她感动得想掉泪,但她无泪可掉。桌上的字典象老学究一样整天埋头于他的学问,主人时不时地请教他几个问题。
有一天她慵懒地睁开眼睛,无意中朝主人的笔记本望了一眼,尽管她老眼昏花,她还是看清了这几行字:水仙已结籽,扎开的四肢象一位遭受蹂躎的老妇人,一点也不害羞,散落着披肩的长发。她哭了,哭得很伤心,但没有人听见。甚至连桌上的台灯也装聋作哑,尽管他们离得很近。哭过之后,她悄悄地死去,死在百花盛开的春天,死在小鸟婉转的歌喉里。主人没有暗泣,一切生命都会这样,由美丽走向丑陋,由衰老走向死亡,自己也不例外。主人摘下水仙的籽儿,将她夹在《董桥文录》里,他似乎要怀念什么,似乎又要留下什么。那陪伴他度过一个冬天的水仙,尽管死了,但她那动人的倩影却无法从他心灵中抹去,他将永远缅怀她的一生──寂寞的、平淡的无所欲求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