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水仙花网][返回首页][打印本页][打印选项]
水仙花又开了(诗歌)

水仙花又开了(诗歌) 

文 / 宋煜

在那个冬季
牙齿被冻的吱吱作响的冬季
你走了
母亲、哥哥和姐姐在大敞着的屋子里
睁着眼守了一夜
那最后一夜呀!后来母亲常叹息着说
风呼呼的吹
母亲把被子盖在我的身上
我睡着了
醒来已是几年以后
我常站在你的坟前突然落泪
现实冲击着我对死亡的懵懂
让我反复体味永远的失去
一直没失去的是那盆水仙
其实那不正是你么?父亲,你临死唯一留下的
在清水中,在比贫瘠更残酷的清水里盛放的水仙
那幽幽的气味是你生命的余香
我常想,死亡是一个大的容器
死去的人和自己的影子都被吞进了它的肚子里
从此和外面的人世彻底隔离
可这几株葱郁的水仙
这盛放着的洁白
无一不是对你从不曾离去最好的诠解
父亲,你有没有发现
当年那株大水仙脚下的小嫩苗
现在已茁壮的
在严寒的季节寻找
绽放的契机了